第三章 | 遠方的種子

前文提要 第三季


「你們不是想得到火鑽石嗎?」壯漢反問。

「火鑽石是一回事,但你們的態度也太奇怪了吧?為甚麼村長會捉你們當苦工?」火良野再 問。

壯漢看一看時鐘,距離天亮還有數小時,決定坐下來如實告之。

「火鑽石……就是夏洛特公主的嫁妝———‘光茫彩鑽’的碎片。」壯漢反而以火鑽石引入話 題。

「光茫彩鑽?!」二人大吃一驚,原來火鑽石的背後設定大有來頭。

「你們不可以不知道………那個巴甚麼蘇丹就是為了‘光茫彩鑽’而來。」壯漢皺眉道。

「沒有……他說火鑽石是珍貴的寶石,價值連城而已。」火良野半信半疑說。

「價值連城?根本是無價寶!世界上只有9塊寶石碎片,合拼起來便可以拼成‘光茫彩鑽’。根 本沒有人會賣。」壯漢譏笑說。

「等等———」秀子打斷二人,她注意到另一個關鍵字。

「夏洛特公主的嫁妝………?」秀子針對問。

「看來蘇丹沒有把情報都告訴你們啊………

夏洛特城本來屬於夏洛特公主。

她是‘豐饒女神’的私生女,被封印在高塔裡永世不得離開。

公主雖然被眾神唾棄,但她仍用微弱的神力造福人民。

某天,一條負傷的海蛇從天上摔到城堡外的綠洲。

重傷的海蛇馬上變成人形態,令公主一見傾心,把他救回城堡。

海蛇告訴公主自己被水神—塞斯打敗,很擔心族人的情況。

公主無法移動,愛莫能助。

海蛇建議公主四周的湖水集中一處,讓他喝飽後回去海蛇殿幫助族人。他交出一粒‘光茫彩 鑽’作為訂情信物,公主只要可以移動的話,便可以利用鑽石的光茫找到蛇殿,跟他成婚。

夏洛特公主同意了,豈料海蛇喝乾附近百里的河川,只剩下一條小河經過公主的高塔,讓他回 來。

公主就此在大漠之中一直等待,直到某天……

某個神氏欺騙公主找到蛇殿的位置,帶着黑色的怪物偷襲公主的高塔。

公主無法離開高塔,把自己的靈魂注在鑽石中,讓最忠心的7位僕人帶走,然後被殺死了。

僕人停自知終有一日會被怪物追上,決定合力打碎寶珠。

5人帶着碎鑽躲進蟻穴深處…終身不出,剩下二人在蟻穴附近建立一條小村,守護這個秘密。 然而,那群黑色怪物找不到鑽石後便消失了………」壯漢唏噓說。

「那……那麼……」火良野受寵若驚,不知從何說起。

「為甚麼村長不知道蟻穴的位於…而你們知道?」秀子追問。

「哼哼……我們本來就是城中貴族的後代。我們一直都住在夏河特城內,直到數年前……那個 蘇丹帶着旅人軍隊及無數的財富強行佔據公主城…我們這些貴族被逼遷才來到這條村。剛好公 主的僕人知道我們身份後要求人力加工蟻穴的機關。我們同意了…所以知道蟻穴位置。村 長……知道城內來了一個富豪後連續在公主城住了三個月,把公主寶石的情報都賣給蘇丹。唯 他根本不知道蟻穴的位置,蘇丹怕殺光我們會永遠失去寶石……所以才一直威逼利誘我們。」 壯漢再說。

「但你………要走了嗎?」火良野看到他跟妻地已經收拾好行裝。

「其餘兩個知道內情的‘貴族’考慮投誠蘇丹………我再留守也沒有意思了。假如你把‘貴族—鐵 耶巴’及‘貴族—圖圖安’殺死的話,我願意親自帶你到蟻穴。但必須要日出之前———5小時之 內。

「系統提示:接受 貴族—帕汶的任務。(Y/N)」


「把‘貴族—鐵耶巴’及‘貴族—圖圖安’殺死的話,我願意親自帶你到蟻穴。但必須要日出之前———5小時之內。

「系統提示:接受 貴族—帕汶的任務。(Y/N)」


火良野半身是血,拖着疲勞的身軀回到‘天鵝小居’,在牆角放下兩顆人頭———鐵耶巴及圖圖 安的頭。

「任務更新:取得 鐵耶巴人頭 1/1。」

「任務更新:取得 圖圖安人頭 1/1。」

「任務更新:到‘馨巷鎮’尋找帕汶。」

被窩慢慢蠕向床邊,探出頭來。

「回來了?」秀子甜笑問。

「吵醒你嗎?」火良野關上任務提示,溫柔問。

「沒有啊~我的‘疲勞值’已滿,自動醒來了。」秀子發現他神色有異,皺起眉來。

「任務有意外?」她問。

火良野若有所思,長嘆一口氣。

「好麻煩。」火良野苦笑說。

「這兩人實力不算強啊。」秀子伏到他身體上,用體溫鼓勵火良野。

「不…我指得到火鑽石後很麻煩。」火良野揉着秀子的頭,欲言又止。

「為甚麼男人總愛自尋煩惱……我真搞不明白。」秀子偏嘴撒嬌。

「女人愁男人,男人愁天下。豈不一樣?」火良野掐掐秀子雞蛋一樣的滑臉說。

「我不依,你好好解釋。」秀子鼓着臉說。

「得到火鑽石,蘇丹直接委派的任務,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我們得到火鑽石後,萬一發現它會破壞平衡呢?

蘇丹得到火鑽石後可能實力倍增,入侵亞洲。」火良野認真說。

「那麼我們取得火鑽石後偷走不就可以了嗎?」秀子奸笑,火良野狠狠彈額頭。

「難處乃……我們沒有實力保住火鑽石啊。與其得罪蘇丹,倒不如不進行任務更好。」火良野 認真說。

「庸人自庸庸~~~起床了。」今回換秀子打了一個大呵欠,表示不感興趣。

「誰讓你落床啊?」火良野不甘被冷落,橫臂把秀子攬回來,把她壓在身下。

秀子立即臉紅起來,害羞地別過臉。

「不行啊…要吃早飯,然後收集情報了……」她輕輕推開強壯的火良野。

火良野卻牢牢扣住秀子雙手,把她按得貼貼伏伏。

「這就是……早飯啊………」他說在秀子耳邊說。

嗯~~~~~~


廢墟酒吧---

火良野跟秀子點了中東咖哩及餅皮,它的口感猶如一糊鼻涕塗在紙皮上般嘔心。

「味道…太濃了。」刺鼻的咖哩嗆得秀子滿臉通紅,火良野卻吃得津津有味。

「別吃了~等一會去市集買羊肉串吧!」火良野已經換上旅行心情,興奮說。

突然,一批穿着黃色魚鱗甲的玩家來進酒館,店員騰出火良野旁的桌子,自動送上飯菜。

此行人正是蘇丹直屬隊。

他們的優待引起正無聊的火良野注意。

「聽說亞洲很快會迎來一埸大戰。」某人說。

火良野引頸偷聽。

「未開發的區域…當然引來狂蜂浪蝶。」另一人附和。

「不如我們建議蘇丹也參一腳,瓜分亞洲的土地。」第三人說。

澎冷!火良野不小心抖腳,震爆桌上一隻水杯。

「好辣啊!!!」剛好秀子辣得滿額是汗。

「叫你別吃,非要吃!」火良野馬上假裝生氣,蒙過衛隊玩家的目光。

「蘇丹就怕帝國、盟軍或玫瑰教庭的人變成鄰居,想養一個新勢力作盟友。」衛隊們繼續聊。

「唉~~~蘇丹覺得富貴萬事足,沒有動武的決心。我總怕有一天亞洲組會崛起,咬我們一 口。」另一人氣忿說。

「倒不如我們主動取得火鑽石,交給好戰派首領罕拉德。得到火鑽石的力量後說不定蘇丹會另 有主意。」某人說。

「算吧~火鑽石,蘇丹早已經放棄,只會派無關痛癢的人去碰碰運氣。」隊長說。

蘇丹衛隊吃飽後匆匆離去,留下火良野獨自一人沉思。

「秀子,我們好好補給,然後尋找火鑽石去。」


夏洛特市集—————

太陽傘化身七彩雲朵,遮住市埸的藍天。

數百人在涼快的影子下穿梭,叫賣聲絡繹不絕。

「到了~我的朋友。」駱駝騎士以濃濃口音的聲線說。

火良野覺得現場猶如中東風格的教皇城。

「阿,朋友。你要食咖哩就左邊,去廁所就右邊,再見。」駱駝騎士匆匆離去。

火良野解開頭巾,舒暢地撥弄烘出熱風的頭髮。

「呼~真難受。咦,你怎麼了?」火良野發現秀子把自己纏成木乃伊,僅露出厭惡萬物的雙 眼。

「臭.....」她輕輕說。

「甚麼?」火良野貼到她面前問,汗味撲鼻而來。

「好臭啊!!!」

實在無法責怪秀子,因她身旁剛好是肉店。

宰好的肉放在帳篷內烘出一陣羶味,加上中東玩家富民族特色的體味,對秀子而言,就如貓餅 狗糧加水混成一碗粥灌入鼻孔。

火良野拉着秀子穿過中東市集,有的賣裝備,有的賣補給品,有的賣時裝。多半是玩家鋪設的

地攤,販賣自己的戰利品。

「朋友~你們從異地玩家吧?看!我的火屬附魔粉特別便宜,一包賣3塊水晶。」一名中東玩 家向他們招手。

火良野解開附魔粉一嗅,立即嗆得咳嗽大作。

「這包...未鑒定...但肯定是優質貨。」火良野把附魔粉遞給秀子,她馬上掩着鼻認同。

「為甚麼不鑒定才賣?」火良野機智問。

「朋友,實不相暪,‘鑒定鏡’要回城內購買。太麻煩了。」中東玩家苦笑。

「要買嗎?當手信也好。」火良野問。

離開‘夏洛特廢墟’時蘇丹贈送他們50塊小水晶作見面禮,這些小錢他們花得起。

「隨便你吧。」秀子只想盡快穿過人群。

「好,我要一包。」火良野剛拿出錢包,中東商人的手臂像毒蛇一樣射出來,咬走他的錢包。

「矣?」火良野還未來得及反應,中東商人已經破口大罵。

「喂!這裡一塊‘中水晶’都不夠啊!你還欠我水晶!」他怒道。

「吓....你話3塊水晶阿。」火良野一臉糊塗。

「3塊’中水晶‘!你趕快還我附魔粉,不然滾蛋!」中東商人瞬間變臉,趕走二人。

「喂...我———你也太...」火良野知道自己被奸商敲詐,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混蛋阿!別阻礙我做生意!」商人大怒,四周的商人也射來狡猾的笑容。

「我受夠了!!!!!!」秀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武士刀,直指商人咽喉。

「喂喂,外鄉人,你有投訴便去‘商販管理隊’投訴。動刀槍是犯法行為!」商人大驚,舉起雙 手說。

「秀子,別衝動!我們是外交使者,假如為了—————」火良野怕有失身份,勸說。

「你他媽的上次洗澡是甚麼時候?!」秀子勃然大怒,刀鋒在顫抖。

「……………………..」

「....................……….」

全場肅靜....

「你們這群男人就不會一天洗一次澡嗎?!」秀子銳利的目光環掃市集,一句罵遍半個市集。 四周的女玩家站起來用力點頭。

「秀子...別怪他們,這是文化。」火良野想不到秀子原來在意這裡的氣味。

他伸手安慰秀子,豈料寒光一閃,秀子的刀鋒指向自己。

「你以為自己好香嗎?!」秀子已經變成一隻母獅,連自家獅子王也忌她三分。

「我...我把水晶還你好了...冷靜....」商人顫顫抖抖拿出水晶包,交到秀子手上。

「抱歉...我馬上去洗澡...」他說,剛好一顆口水像流星般噴向秀子,點在她發紅的臉蛋上。

現場刮過一股冷風,全場替他掐一把冷汗。

秀子愣住半秒,抹走臉上聖水一聞,臉色變綠昏去。

「可惡!你用暗器傷我女友?!」火良野劈喉一吼,震得附近的金器嗡嗡共鳴。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

「就是他們,妨礙大伙兒做生意。」某商人拉着商販管理隊的人前來。

「等等!我們甚麼都沒幹!」火良野急忙舉起雙手。

「都跟我來………」商販隊冷冷道,把二人帶到辦公室去。


商販小組辦公室------

「水來了。」數名僕人站在火良野及秀子身後,為他們煽涼送水。

「原來是蘇丹的客人!你們早點通報嘛!」商販隊長賠笑道。

「幸好我有‘貴賓證’,不然我們會被這群警察打劫………」秀子側過頭說。

二人被拉進辦公室後立即被打開背包。

火良野的錢袋及裝備均被充公,直到秀子高舉‘貴賓證’,這群穿着制服的流氓才意識到眼前二

人不能冒犯,連忙賠罪。

「你們做生意………也是這個模樣嗎?」火良野冷笑問。

「個別例子!我們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商販隊長急忙說。

他們捧來果盤、裝備、附魔粉、形形色色的藥水,幾乎把整個倉庫掏空討好二人。

「兩位仍有甚麼要求嗎?」商販隊長像小人一樣彎下腰問。

火良野想趁機敲詐一筆,當他正要獅子開大口時-----

「來,畫押。」一名小販隊押着一男一女來到辦公室。

「我沒有錯!放我走啊!」男人在激動叫嚷,女的一臉平靜,乖乖畫押。

「你在天秤動手腳,增加貨物重量騙財。別以為可以騙過我們!」小販隊成員把他推向書桌, 捉住他的手指沾上墨水,壓向紙張。

「我不依!!!這只是……小技倆!!!」男商人拼命掙扎,姆指逐分逐寸貼下去。

「哼…他沒有付保護費,所以你們才針對他而已。」女人冷不屑說。

「多嘴!我們做事要你管!」小販隊的人反手打她一個耳光。

豈料女人眼明手快,輕巧地側身避開,然後回敬一個頭鎚,砰一聲撞得小販隊員鮮血直流。

「我明白甚麼事了………」火良野在旁冷笑道。

「別管他們。兩位大爺還有甚麼吩咐嗎?假如沒有…希望今天的誤會到此為止。」小販隊長恭 敬說。

「別依!他們仗着官位中飽私囊,我們這些小商人逼不得矣才騙騙油水而已。」男商人激動大 叫。

「直接把他收監!」小隊長怒吼。

「且慢。」秀子叫停他們。

「他們正是作奸犯科的商人,我們要殺一警百!」小隊長大義凜然說。

「哈!好一句殺一警百,我大約明白這裡的生態了。」火良野呵呵大笑,

「把他放了。」秀子命令小販隊。

「矣?剛才你們幾乎遇騙,我們為了旅客才嚴懲小偷啊。」小隊長解釋。

「賊喊捉賊,休想把我們當成傻瓜!」秀子大怒,跟商人同仇敵愾起來。

「喂…聽不見嗎?」火良野收起笑容,僅憑一雙殺目嚇怕小販隊。

「那麼今天的事……」小販隊長討價還價,果然臭罌出臭草。

火良野跟秀子知道適可而止,為免狗急跳牆,決定妥協。

「哼!把貨物還我!」男商人奪回自己的背包,跟女人離去。


「看來這個市集不安全…我們還是直接去蟻穴吧。」火良野跟秀子看着五光十色的市集,突然 感到無比黑暗。

他們步下樓梯,馬上被男商人及女人截住。

「晚安兩位!」男商人熱情地伸出友善之手。

火良野及秀子機警地避開,並後退一步。

「快走吧…好醜啊。」女人極不耐煩,欲拉走男商人。

「謝謝你們出手相助!」男商人急忙點頭。

「別誤會,我看他們不順眼而已。」秀子皺眉說。

「我叫拉布什,她是安茹。你們呢?」拉布什誠懇說。

火良野及秀子猶豫一會,決定實名告之。

「所以你們來夏洛特經商嗎?」拉布什好奇問。

「不…我們是外交使節。」火良野挺起胸膛,威風說。

「哪一國的使節?為甚麼逛市集而不到商埸,你們很窮嗎?」拉布什又問。

火良野突然語塞,想不到這傢伙老老實實,嘴巴會不知不覺得罪人。

「你想怎樣?」秀子已起疑心,質問。

「報恩。你幫助我,我會幫助你。」拉布什點頭肯定說。

「唉………」站在旁邊的安茹搖頭嘆息。

「不用,心領,再見。」秀子拉着火良野就走。

「矣~~~兩位,我有恩必報。」拉布什扯住火良野手臂。

「我們要回去‘馨巷鎮’,你能夠提供便車嗎?」火良野想起自己沒有多少錢,問。

「你們要找‘蟻穴’嗎?」拉布什直接問。

「甚麼蟻穴,從未聽說。」火良野假裝不知情,裝出好奇的樣子。

拉布什揍到二人中間,輕輕說。

「蟻穴藏了巴耶塞特蘇丹很渴求的‘火鑽石’,很多人都冒險挑戰。」拉布什竟然如實相告。

「外面當然很多寶藏…沒甚麼特別情報。」秀子配合,假裝不感興趣。

「我當然有…更好的情報。」拉布什奸笑道。

「來……讓我慢慢告訴你們。」

拉布什領着二人穿過人頭湧湧的市集,轉入小巷,來到一所不起眼的茶室。

這所茶室由兩名老婦人打理,滿地都是積水,失修的牆縫長出小草,天花佈滿小洞,猶如室內 星空一樣奇幻。

「我想要二樓的客房。」拉布什向婦人說。

「昨天樓梯斷了,上不去,你們在角落坐吧。」婦人蹲在水坑前邊洗碗邊說。

洗碗水不但是灰色,婦人更留有泥黃色的指甲,秀子彷彿聞到她指甲縫內的宿臭味。

她轉身就走,卻被火良野拉住。

「姑且一聽。」他說。


「所以,你的情報是?」火良野坐下來,挺起腰問。

「你不坐嗎?」拉布什搬來一張濕漉漉的木椅,問秀子。

「男主在前,女妾不坐。」秀子端莊地站在火良野身後。

其實她嫌棄木椅而已。

無獨有偶,安茹也站在拉布什身旁。

「別誤會。」安茹發現秀子正猜測自己的身份,冷冷道。

「巴耶塞特蘇丹…已經有火鑽石。」拉布什認真說。

「………甚麼意思。」火良野皺眉問。

「我有商人朋友打聽到巴耶塞特手中有數顆‘火鑽石’。」拉布什強調。

「哦~就是這樣?我們走了。」火良野作狀起身,拉布什急忙按住他。

「矣?!你不感意外嗎?」拉布什大驚問。

「沒甚麼大不了,秀子,走了。」火良野見拉布什已經上釣,更裝出不耐煩的樣子。

「等等!他還欠五顆便可以拼出完整的‘光茫彩鑽’!」拉布什被火良野輕輕調侃便和盤托出。

安茹搖頭苦笑,踢弄地上的石子分散注意力。

她戴着薄黃紗遮住樣子,秀麗的輪廓若隱若現。她的裝備猶如肚皮舞孃,但小腹肌理分明,似

乎身手不凡。 為甚麼這樣的女人會跟隨如此窩囊的拉布什?秀子開始跟安茹比較起來。

「知道這個情報對我們有好處嗎?」火良野反問。

「呃~~~~帶路的貴族會害你們!」拉布什衝口而出。

「哈哈哈哈!唯一值錢的情報,你卻免費供出去了!」安茹捧腹大笑。

火良野跟秀子瞬間愣住,再也無法裝作不感興趣。

「對喔…他們冒死守護‘蟻穴’的秘密,怎可能告訴外人。」火良野恍然大悟。

「嗯。回去交任務後,貴族會送你一杯落毒的飲料。我沒有喝,也問不出‘蟻穴’入口的情報, 所以逃走了。」拉布什嚴肅說。

「為甚麼你要幫我們?」秀子反過來質疑拉布什的動機。

「因為你們幫我,所以我報恩。」拉布什遞給火良野一杯水。

「你剛才警告我別喝陌生人的飲料………」火良野指着水杯苦笑。

「我才不會害你啦!罷了!」拉布什惱羞成怒收回水杯。

「你算甚麼商人…如此老實怎賺錢啊…」秀子忍不住揶揄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茹笑得扶牆彎腰。

「你別管,我有自己的哲學。」拉布什氣得背得二人,握緊自己的小水杯。

「我們要走了。」秀子提醒火良野。

火良野沒有回應,耐人尋味地打量拉布什的背影。

「你是甚麼職業?」火良野突然問,秀麗瞪大眼睛拉住他。

「陷阱師,怎麼了?」拉布什回頭問。

「你呢?」火良野命令安茹回答。

「為甚麼要告訴你。」安茹擺出臭臉,別過頭。

「哈!好!」火良野打開介面。

「系統提示:已送出組隊邀請 拉布什。」

「系統提示:無法送出組隊邀請 安茹,目標已在隊伍中。」

「你怎麼了?!」秀子大驚問。

「反正我們身處異地,多認識朋友也不錯。」火良野安慰秀子,並把她推到身後。

「系統提示:拉布什 已拒絕你的組隊邀請。」

「我…不跟別人組隊。」拉布什猶豫答道。

「你打算以後只跟女朋友一隊嗎?」火良野笑問。

「喂,別胡言亂語!」安茹聞言大怒。

她下意識按着腰間匕首,秀子幾乎同一時間擋到火良野前方,按着武士刀。

兩女勢成水火。

「喂喂喂………女士們放鬆點~」火良野再次推開秀子。

「為甚麼你要跟他們組隊啊!」秀子大感不快。

「我們要去‘蟻穴’,同行吧!」火良野再次送出組隊邀請,但今回換成長輩的命令口吻說。

「但我…是陷阱師,戰鬥時幫不上忙。」拉布什雙眼發光,不敢相信有人主動邀請自己入隊。

「我會見死不救,所以別擔心你會變成負累。」火良野豪爽一笑,反而令拉布什輕鬆起來。

「你認為呢?」拉布什問安茹意見。 「我才不敢給你提意見。」安茹後退一步,任由拉布什決定。

拉布什站起來,凝視火良野的手掌,慢慢握過去。 「系統提示:玩家 拉布什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玩家 安茹 已加入隊伍。」

秀子馬上打開介面,查看二人角色資訊。

「隊伍成員:安茹  職業:夢魘 等級:523 稱號:/ 公會:君士坦丁商業聯會」

「隊伍成員:拉布什  職業:陷阱師 等級:466 稱號:好商人 公會:君士坦丁商業聯會」

「523級…466級…你也被女人保護太久了吧。」秀子冷笑道。

安茹反查二人資訊,立即大笑。

「哼,看你們也........」

「隊伍成員:火良野  職業:暴君 等級:599 稱號:時代第一人 公會:聖三一」

「隊伍成員:神田秀子  職業:暴君 等級:623 稱號:百步凌波 公會:紅櫻公國」

安茹漸漸失去笑容。

她萬萬想不到秀子達600級之高。

「暴君....為甚麼會得到百步凌波的稱號?」安茹吃驚問。

‘百步凌波’稱號要玩家沒有魔法加持下於水面疾走百步而不濕身。只有敏捷屬性不低於400才有 機會成功,所以幾乎只有夢魘會解鎖此稱號。

「暴君不能練敏捷嗎?」秀子得戚笑道。

「火良野先生,‘時代第一人’是甚麼稱號?」拉布什問。

「喔~1000個玩家到姆大陸任何一個首都提名你就可以得到。」火良野淡然說。

「1000個玩家?你是名人嗎?!」拉布什驚問。

「算是吧?」火良野苦笑,把自己被德軍囚禁,再越獄帶領母服玩家反攻普拉姆斯一事簡述一 次。拉布什跟安茹聽得目瞪口呆。

如是者,一行四人共租兩隻駱駝,出發到馨巷鎮去。


閃石沙漠——————

白月高掛,為沙漠披上閃閃銀衣。

四人沿着沙丘線橫過大地,跟夜空融成一體。

幼滑的沙粒像柔水一樣滑過秀子腳邊,然後變成一串鑽石流到山下。

「きれい.......(漂亮)」秀子忍不住對美景讚嘆。

火良野抓了一把涼沙灑在秀子掌心,她指間流下一梳梳的閃粉,像小星空一樣迷人。

平日以硬漢形象示人的火良野已迷得秀子神魂顛倒。夜月更點亮他的浪漫細胞,瞬間溶化秀子 的芳心。她摟着火良野熱吻起來。

「咳咳...」拉布什去路被二人擋住,尷尬地咳。

「你們兩個好無情趣啊。路上都不說話。」火良野八卦說。

「我跟她不是情侶。」拉布什沒好氣說。

「你們也不像朋友啊。」秀子接道。

安茹沒有回應,靜靜凝視前方。

「前面就是‘馨巷鎮’。你們先交任務,我們在村外的‘枯井’等你吧。」拉布什說。

火良野及真子摸黑走到馨巷鎮去。


二人回到帕汶的小屋,發現大門已經被木板封起。

「先生....你在裡面嗎?」火良野對門縫說。

小屋沒有回應......

「先生...」火良野敲門,小屋仍是沒有回應。

他一怒之下 動手去扳木板,嘰嘰聲大作。

「警告:躲。」

秀子捉住火良野躲到小屋旁的小巷中,村長帶着一隊壯漢趕來。

「有聲音嗎?」村長問。

「沒有發現...」壯漢們回答。

其中一人手持火把走向他們匿藏的小巷。

畢直的小巷無處可躲,他們只能向後退。壯漢火把的視線範圍剛好觸不及二人。

「沒有發現。」他大叫,然後離開。

村長隊伍離開後,二人再次回到正門。

「我板開的話肯定會引來注目。我們要盡快——————————」火良野話聲未落,秀子一 個仰身跳到屋頂。

不一會,木門從裡面被打開,全程半分音也不響。

「敏捷比力量好用吧?」秀子彈彈火良野鼻子,把他邀請到屋內。


小屋內一片凌亂。

塌下來的書架,半碎的桌子,一地碎紙。 「看來任務委託者跑了。」火良野四處查看,不見人跡。

「紙碎....」秀子蹲下來,對碎紙沉思。

火良野推開半掩的房門,眼前閃出新資訊。 「任務更新:找出  鎖匙。」

線索就在這間房內。

一切昏黑 ,唯獨牆上有5盞燭燈。

火良野打開衣櫃,發現一隻木匣,在木匣內找到一排蠟燭,有紅,綠,藍三種顏色。

火良野把蠟燭隨意插在燭燈上———沒有反應。

他再從木匣找到打火石,點著燭燈————也沒有反應。

「秀子,找有顏色的碎紙。」火良野靈機一觸,大叫。


「應該是這樣了.....」

二人在紙碎埋中找到數張有顏色的碎片,拼成一張舊照片。

帕汶抱着一名女嬰在書房合照,牆上顯示着紅,紅,紅,紅,綠次序的燭燈。

「該死,原來沒有藍色。」火良野暗罵,並依次序放好蠟燭。

咔嚓————牆角的一塊磚鬆了。 扒開磚頭,他們得到一張’小鎮地圖‘。

村外的荒廢小屋被圈起來。 「交個任務也這麼煩.....」火良野不悅道。


他們按着地圖走到小鎮外,摸黑走上山坳。

荒廢小屋就在前方,但屋內一片漆黑,似乎無人在家。

秀子不假思索,大步向前,馬上被火良野拉住。

「記得拉布什的情報嗎?他說帕汶最終會殺死玩家…我們先觀察一會吧。」火良野說,然後把 女友拉到路邊矮灌木叢躲起來。

十分鐘過去,小屋沒有任何動靜。

蒼穹星夜變成一張懸掛天空的水彩畫閃閃生輝,教人看得痴痴入神。

秀子甚少進行NPC任務,對冗長的劇情不耐煩,開始望天打掛。

「等太久了吧…也許屋裡根本沒有人。」秀子嘟嘴說。

「任務經常有隱藏劇情,靠玩家仔細觀察發現,得到的獎勵特別好。」火良野揉揉秀子的頭, 笑道。

「為甚麼你知道這麼多?」秀子反問,其實她從未考究火良野的過去。

「我最初的公會創於‘開荒時期’,奉行精英制度,人數少等級高。大家執行任務時十分細心, 當時我只是打手,觀察細節也是跟他們學而已。」火良野笑道。 「矣~~~原來任務有多重玩法?我只會按照系統提示殺怪而已。那麼你的公會呢?」秀子不

愛劇情,卻對火良野過去感興趣。 「我的公會名叫‘幻影旅團’,被安多莉亞的‘銀色龍紋’打敗了。」火良野苦笑道。

「矣?!那麼你們是仇人嗎?」秀子大驚問。

「遊戲而已,別牽涉太多仇恨。最後我的母服淪陷於德國玩家手中,所有公會聯合起來反抗, 然後的事紅櫻武士都知道了。」火良野談笑風生,把隆隆往事輕輕帶過。

「這麼多愛恨情仇~我的母服只經歷三星期內戰,四首都被兩個公會瓜分。他們成立統一公會‘紅櫻公國’,打開‘魔王大門’後花了一星期攻陷波蘭玩家的伺服器,然後正式進入‘新世

界’。」秀子把紅櫻武士的歷史也簡述一次。

「蒼蒹跟無名就是兩公會會長嗎?」火良野打聽二人的過去。

「才不是,他們是-------」秀子說着,小屋開門了! 帕汶親切地牽着一名女生走出小屋,跟她到旁邊的雜物間捧了一堆柴枝回屋。

期間二人聊得樂也融融,肩併肩,神態甚是親暱。

「她是誰……她不是帕汶的妻子啊……」火良野皺眉道。 「婚外情?」秀子問。

「等這麼久…就是看這一幕?」火良野找不出這段劇情的用處,決定跟秀子潛近小屋。

深夜的沙漠溫差極大,一不留神便會著涼病倒。

此時,夜風吹向小屋,木門透出一線金光。原來帕汶一直用黑布蓋住入口,偽造無人在家的情 況。

屋內傳來一陣嬉笑聲,並無不妥。

火良野跟秀子再找不到新的情報,只能硬着頭皮敲門。

喀喀-----

剛才的女孩子應門,看到二人後一臉錯愕。

「旅人嗎?招他們進來。」帕汶從屋裡大叫。


推門進屋,帕汶及他的妻子站在沙發前等待二人。

女孩則是女僕裝扮,拿着掃把守在一旁。

「噢…是火良野先生及秀子小姐。成功捕殺二人嗎?」帕汶讓他們坐下來,並叫女僕沖茶。

火良野從背包拿出兩個血淋淋的麻包袋。 「太好了…這兩個混蛋。」帕汶伸手欲接,火良野卻回收布袋。

「你先告訴我‘蟻穴’在哪裡。」火良野威脅道。

「你…拿‘地圖’給我。」帕汶向女僕說。

女僕走到角落,推開一扇暗門尋找‘地圖’。此時秀子隱約看到房後有形形色色的裝備道具,似 乎是貴族帕汶的寶庫。


不一會,女僕從暗房走出來,以地圖交換火良野的人頭。

「系統提示:已交出 鐵耶巴的頭 。」

「系統提示:已交出 圖圖巴的頭 。」 「系統提示:帕汶 對你好感度 +3」

「任務完成-貴族遊戲-

區域聲望(閃石沙漠) 2/100。」

「系統提示:已得到 蟻穴地圖。」

「這是蟻穴的入口……希望你找到所想之物,旅人。」帕汶說,然後罷手送走二人。

「等等……你是夏洛特城的古老貴族是吧?」火良野對地圖不屑一顧,問。

「我們的交流到此為止了,旅人。」帕汶冷冷回答。

「蘇丹趕走這區域的‘原居民’,你對他恨之入骨,是吧?」火良野再問。

「我們的交流到此為止了,旅人。」帕汶以同樣的句子回答。

「走吧…火良野君,他沒有新的回應了。」秀子直率說。

「無論你恨蘇丹與否………它跟你守護夏洛特的秘密---火鑽石的藏身處沒有關係吧?」火 良野直接問。

「系統提示:帕汶對你好感度 -5」

此句一出,帕汶臉色立變。

「請你們離開。」帕汶張開手臂送走二人。

「為甚麼你會告訴我們‘蟻穴’的位置?」火良野朝正確方向猛攻。

「系統提示:帕汶對你好感度 -5」

「離開!」帕汶大聲道。

「告訴我,帕汶!你隱瞞了甚麼?!」火良野大步踏前,逼問。

此時妻子向女僕使眼色,讓她離開荒屋,讓自己跟旅人周旋。

小屋內一片肅靜,四人對目而視,直到女僕離開房間後,夫婦二人才開口說話。

「我想你們取得火鑽石,打擊蘇丹而已。」帕汶平心靜氣解釋。

「比起火鑽石,你們更在意蘇丹?」火良野質問。 「要不是蘇丹…我們仍在夏洛特城裡享福,我們當然恨他!」此時妻子加入戰局,護在丈夫身

邊說。

「等等…………」火良野突然聯想一些線索……一條隱藏的線索。 夫婦靠攏一起,不敢多言。他們故意用身體擋住門,妻子偷偷摸向牆上的一顆釘。

「小心……」秀子抽出武士刀指嚇婦人,叫她別輕舉妄動。

「公主叫忠心的僕人帶着鑽石出走……僕人不可能出賣公主……不可能叫人幫忙隱藏蟻穴入口………你們就是公主的僕人吧!」火良野終於明白主線劇情了。

「情報更新:貴族‧帕汶 更改成 忠僕帕汶。」

「系統更新:忠僕‧帕汶 與你關係變成 敵對。」

夫婦二人瞬間變成紅名字,秀子馬上舉刀,準備砍下去。

但他們自信敵不過旅人,沒有動武的意思。

「要殺要剁隨便你,我們已經盡力,無愧於公主了。」帕汶挺起胸膛說。

「我們沒有毀滅夏洛特的意思,我們只想得到火鑽石而已。」火良野一改咄咄逼人的口吻,坐下來柔聲道。

「公主的靈魂豈容旅人的髒手沾污?!別多言了,殺吧!」帕汶昂起頭說。 「秀子…砍下他妻子一隻手。」火良野單眼說,讓秀子唬人。

秀子正想動刀,婦人竟然迎上來,沒有退縮的意思。

眼見夫婦二人不畏死亡,火良野覺得自己仍錯過了甚麼情報。 「火良野君…我們等半天,看到老伯跟女孩子走出來,怎麼不見了?」秀子輕聲問,但仍然被 NPC聽到。

「…………………」火良野愣住一秒。 牆外傳出斷枝之聲。

澎~~~~~火良野一拳打穿木牆,把女僕揪進屋裡。

「嗚……」女僕被單手舉起,不斷用小手鎚打火良野的虎臂。 帕汶跟妻子嚇得渾身顫抖,卻沒有說話。

「這個不是女僕……而是女兒吧?」火良野提起狠勁來,二人仍然不敢說話,但妻子已經急紅

了眼睛,哇啦哇啦掉下淚來。

「剛才任務提示乃找到‘鎖匙’,然而三色蠟燭是掩飾情報……真正的鎖匙是帕汶手抱嬰兒的照 片---他的女兒,才是‘蟻穴’入口的‘鎖匙’。」火良野娓娓道來。

帕汶咬緊嘴巴,眼角漸漸滲出淚水。

「親愛的……」妻子搖搖帕汶的手。

「親愛的。」妻子更用力搖,但帕汶仍然無動於衷。 「你們必定很珍惜女兒吧……別犯傻了,她仍然活着。別等她變成屍體才後悔。」火良野收緊

五指,女僕的頸開始勒成紫色。

「別堅持了!說不定其他人已經出賣公主的情報,我們在守一個沒完沒了的誓言啊!」妻子終於崩潰,大哭道。

帕汶氣得滿臉通紅,渾身發抖,卻始終不為所動。

「沒時間了。」火良野再緊五指,女僕開始吐出白沫,雙眼反白。 「蘇丹已經得到其他火鑽石,還差數片便拼出‘光芒彩鑽’。我們此行目的就是偷走‘火鑽石’,不 讓他拼出完整的彩鑽。」秀子突然插嘴,她似乎在火良野身上學會攻略劇情---就是代入角 色。

帕汶瞪大眼睛,充滿絕望的眼神望向秀子。

「我不管了!」妻子衝進暗房,拿出一張古老發黃的地圖。 「午夜之時,月光將會指引你的道路。」她把地圖交到火良野手中。

「系統提示:已獲得 星之圖。」

火良野終於放手,帕汶妻子馬上扶女兒進房休息。

「老伯,我不會破壞你的故鄉。」火良野把‘星之圖’藏在衣袖,轉身離去。 「旅人………」帕汶突然開口。

「當公主不再落淚時…她將會指引你的道路。」他說。


村外枯井--------

二人會合拉布什及安茹。

火良野剎是得意,明顯已得到關鍵情報。

「成功了嗎?蟻穴在哪裡?」拉布什興奮地跳起來問。

火良野默默伸出手掌。

「………哪裡?」拉布什像小孩一樣掐弄火良野的熊掌。

安茹及秀子見狀哈哈大笑。

「他跟你要錢啊!」安茹忍不住笑道。

「吓?!錢?!你跟我算?!」拉布什大怒,甩開火良野的手掌。

「哼~~~來,跟我走吧。」火良野抽出‘星之圖’,在月光下攤開。

地面上---出現一張以月光照出來的路線圖,直指向‘閃石沙漠’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