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 彼岸灘上的迷途者

「請稍侯-----」

柑柑登入後伸個大懶腰,朦朧中發現四周一片白茫茫。

「嗯?這裡是哪?」柑柑揉着眼睛,問身旁已經穿上裝甲的乞丐王子。

「我們已經上船渡河了,你也整理裝備吧。」乞丐王子扛着噬魂大劍,凝視濃厚的白霧。

「哦…好阿。」柑柑呆呆點頭,突然愣住,立即攀住馬車邊望下去---發現馬車已經駛到渡筏上,被墨色河水包圍。

「矣!?我們怎麼上船了?!」柑柑驚喜道。

「我登入時伺服器剛好半夜,真子剛好從遺跡取得祝福回來。為避惹人耳目,我們趁清醒的玩家不多,偷偷將你們搬到馬車上,再駛上渡船出發。」積狗笑道。

「對喔~我沒有扣血!」柑柑驚喜道。

「柑柑,放浮鏡在上空,以防不明物游水接近。」廢青狼蹲在車尾,凝視着後方,說。

河面一片死寂,只有月夜神輕輕撥槳的聲音。

置身在牛奶濃霧裡你根本分不清天南地北。

要不是船身晃動及微風掠過,你絕不會察覺自己在移動。

「嗯…」詭異的氣氛讓柑柑很快進入狀態。


渡船正緩緩前進,突然砰一聲,船身猛晃。

廢青狼急忙跳到船頭,發現只是撞上一塊碎木。

他正想回頭,卻察覺碎木上有窩釘---跟載着自己的渡船一樣。

廢青狼慢慢蹲下,以水平面角度望出去,發現前方凹凸不平。

「你們看……」柑柑指着浮鏡,輕聲說。

多團碎木浸在寂靜的黑水之中,某塊木板下更壓着一條腐爛的手臂。

手臂上佈滿一排排的齒印。

似乎…在這片水域他們並不孤單。


渡船安全駛出沉船帶,未見危險,真子決定打破肅默的氣氛。

「惡魔…你們有見過惡魔嗎?」真子回想昨晚與「原生惡魔」的對話,忍不住問。

「有,不多。通常是副本或地區頭目。」積狗說。

「同感,惡魔種很罕有。為甚麼世界會突然生成這種小惡魔?它說自己於午夜誕生在某個軍營中,可是翌日士兵全部出陣,再沒有回來。數日後一批旅人掠劫軍營,放火燒毀一切,自己才無法發育,最後附在兔子身上流浪。」真子揉着惡魔兔的頭說。

「這條河分隔『聖山』與『亞特蘭蒂斯大陸』,可以理解作護城河吧。但為甚麼聖山的大門由惡魔把守?這一點我不理解。」撐船的月夜神插嘴。

「說不定惡魔想分一杯分羹,在豐饒女神的騷胸上咬一口。」積狗垂幻想提勒斯的被綁住雙手求饒的樣子,垂涎三尺,說。

「但遺跡裡的惡魔聲稱自己『感慨人類的劣根性』,那是甚麼意思。」真子又問。

「它是惡魔,認真思考它的說話就輸了。對吧,查曼德。」積狗笑道。

「吓…嗯。」查曼德跟真子對上一眼,立即尷尬低頭。

「惡廚就是----」積狗說着--

「安靜!!!」廢青狼突然么喝。

所有人閉嘴,齊齊豎起耳朵………

咕嚕… 左遠傳來柔波輕泛的順滑聲音。

咚--- 右邊似乎有重物入水的聲音。

幾圈漣漪飄至船邊。

前進數米,漣漪變成網狀波紋---從四方八面湧來已經分不清來源。

柑柑突然抓緊乞丐王子手臂,不斷指向浮鏡。

眾人一同仰望,發現渡船左邊遠處有個黑影浮出水面。

「柑柑,放大。」廢青狼輕聲說。

柑柑先變出凹透鏡,發現搞錯後急忙換成凸透鏡。

全部人抬望浮鏡---發現黑影是一個女人。

她在水中載浮載沉,皮膚蒼白,頭髮濕成一束束曲絲搭在肩膀上,冷漠地盯着他們。

可是女人的眼睛比一般人更圓更大,連柑柑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比不上,而且沒有眼白,猶如兩個小黑洞,加上僵硬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慄。

「柑柑,看看她的胸。」廢青狼說。

「甚麼時侯?你竟然想意淫她?」柑柑非生氣,而是不敢放大水中女人的樣子。

「她身上好像纏着某種工具阿!」廢青狼急忙解釋。

就在二人爭論時………積狗默默站起來。

「不用放大了……你們看。」他指着渡船前方,說。

數十個人從黑水中浮起來,有男有女,赤裸上身,肩上掛着一條牽線。

數人與渡船擦肩而過,跟月夜神僅兩步距離,他赫然看到水中有鱗甲反光。

「人‧魚!他們是人‧魚!」月夜神壓低聲線,向馬車上的隊友呼喊。

柑柑急忙拔出魔杖,顫抖地瞄準最近船邊的人。

「等等…」真子按下她的魔杖。

果然…浮在渡船前方的人魚慢慢讓開。

它們沒有攻擊渡船,只是冷冷地瞪着他們而已。


穿過沉船與人魚帶後,四周的牛奶霧開始明亮起來,像鎂光燈一樣。

四周的水面由黑色變成正常的水藍色,前方傳來固定且有節奏的漣漪。 波船搖幾下,牛奶霧慢慢變稀,純白的世界開始浮現淡綠淡黃的色彩。 再搖幾下,一個巨大的黑形漸漸成形。

再搖幾下,白霧終於散去…一座巍峨沒頂的尖山屹立眼前。

它實在太高,連雲層都只是飄浮在半山高度。巔峰處被稀素的淡霞敝住,見其形,不見其色。

他們面前終於迎來陸地,一個佈滿破船、裝備與骸骨的沙灘。

渡船自動減速,慢慢飄向沙灘。

當船邊碰到水裡第一顆沙時,眾人看到同一條訊息---

「區域發現:奧林匹克聖山(彼岸灘)」

「系統提示:稱號解鎖 迷途者」

眾人嚥下口水,仰望眼前龐然大物,從前再宏偉的建築都相形見絀。

高山上依稀看到有飛龍等生物盤旋,不過距離太遠,它們細小得像蚊一樣。

「這裡就是……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