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飄浮的嬰兒

山上,老牧人跟一個黃毛小子正在聊天。

「告訴我…你的故事,小子。」老牧人圈着手杖,任由涼風吹活銀髮,笑呵呵地看着小子乾哽 着一塊硬麵包。

「我叫蒙,正跟朋友遊歷各國尋找全知聖母。」小子並沒有長幼之分,把說話沒有修飾地供了 出去,反而增添一份親切感。

「全知聖母…我小時侯都聽過此神話。」老牧人擦擦鼻子笑道。

「甚麼事把你帶來奧林匹克聖山呢?」蒙反問。

「你猜猜看。」老牧人一楞,指着下方的羊群笑道。

「真了不起。」蒙暗暗佩服老當益壯的牧人。

「你認為你會找到聖母嗎?」老牧人剔起眼眉,語帶譏意問。

「嗯。」蒙簡潔回答。

老人會心微笑。

「很奇怪嗎?」蒙疑惑問。

「尋找聖母不奇怪嗎?哈哈哈哈!願神明指引你的路。」老牧人由衷地點頭,祝福眼前赤子。

「老伯,你有沒有想像過世界有沒有盡頭?」蒙突然問老牧人。

「沒有,怎麼了?」老牧人反問。

蒙站起來,向老牧人伸出手。

「來,跟我一起去看看。」蒙說,雙眼像王冠上的寶鑽一樣閃爍迷人。

「系統提示:已送出組隊請求。」

「…………哈哈,好小子作弄我嗎?老伯年過八十,老膝蓋可受不了苦。偉大事跡還是留給你 吧,我管管羊就好。」老牧人看望着蒙,哭笑啼非說。

「系統提示:老牧人 已拒絕你的組隊邀請。」

「蒙,不起行嗎?」此時,一把甜美悅耳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一個留着金曲髮的美女走向他們。

她穿着飄逸的白綢緞,腰綁幼皮繩,簡單地勾勒出豐腴的線條。

「姐姐午安,我正邀請老先生跟我們同行呢。」蒙謙虛地介紹老牧人。

「噢~你好,請問你叫?」美女親切地問老人。

白衣美女站在翠綠的草地上,單手按着被高地強風吹散的金髮,臉上嶄露出像綿羊般純潔的笑 容,對刮耳而去的寒風毫不在意。

「我…我叫奧斯陸。」老人慌忙撐着手杖站起來,雙眼莫明奇妙地流下淚來。

眼前這位白衣仙子超凡脫俗得不真實,彷彿她就是完美的代名詞。

「奧斯陸,你要一起走走看嗎?」美女認真問。

「不用了不用了,我…我管管羊就好。」老人急忙謝絕。

「管羊,這是你想做的事嗎?」蒙盛意拳拳再問。

「嗯…管羊好…管羊好…」老人靦腆說,用字開始肯定起來。

他的老奶奶曾告訴自己跟美豔的女人扯上關係注定沒有安穩的日子,自己年事已高,還是安靜 地倒數生命好。

「管羊…真是你想要做的事嗎?」美女問。

「嗯,管羊好。」老人堅持。

美女嫣然一笑,走到老人面前輕輕親吻他的皺額。

「那就如你所願。」美女笑道。

年紀老邁的伯伯像小伙子一樣臉紅起來。

蔚藍的天邊突然被染紅,一個高大的黑騎士扛着一把串起5個骷髏頭的大劍走過來,羊群嚇得 紛紛裝死倒地。

老翁雙腳發軟,乏力坐下來。

「蒙,時間差不多了。」強壯的黑騎士竟然向那個黃毛小子下跪請安,恭敬說。

「提勒斯,走了。」黃毛小子向美女招手。

美女站起來,留下一抹迷人的香韻離去。

「提勒斯……」老人瞇起眼睛,黃昏的腦海中尋找仍然閃爍的餘輝。

三人留下悄然離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正當老翁苦苦思良,忽聞身後傳出虛弱的咩咩聲。

上百頭母羊竟然同時生產,滿地都是羊寶寶,染白大地。

「這……這是……」老翁放開手杖,嘴唇顫抖。

「區域提示:新增加持 豐饒女神之祝福。」


蒙、跟黑騎士跟提勒斯來到大地的邊緣,高山絕壁處還有一群伙伴正等待三人。

有男有女,每人也散發着特異的氣埸,星火、水霧、黑氣、閃光……令人眼花瞭亂。

他們凝視着懸浮在世界盡頭的一面巨型黑鏡。

它被火焰包圍,似乎是碰不得。

「匠神,你猜出那面黑鏡的端倪了嗎?」蒙問。

鬍子矮人放下大理石鎚,長嘆一口氣。

「蒙,那是‘異境之物’,我實在不知道。」矮人匠神說。

蒙暗暗吃驚,天下間竟有匠神不知曉的建築物存在。

「小伙子,盡管那面鏡是‘異境之物’但我感應不到‘虛幻’的氣息。它是實實存在的東西,並非‘偽 物’。」12名戴着面具的少女同時說。

「既然亞柏認同了黑鏡的存在,起碼不是陷阱。」渾身裹着黑氣,僅餘聲音的男人說。

蒙深呼吸一口氣,綁緊背包皮靴,向懸崖踏出一步。

矮人匠神見狀打開藍圖紙放在地上,以大理石鎚一打,懸崖下方的石塊隆隆疊成一條石梯通向 黑鏡。

「蒙………上三真神未出現,魯莽觸碰‘異境之物’後患無窮。‘起源’的火焰燃燒的話……塞斯也 阻止不了。」髮下冒火,正值壯年的大漢拉着蒙的手說。

蒙望向身後的塞斯,他個子不高,嘴巴不吐不快。

「也許成功,也許失敗,要試試看嗎?」塞斯握緊三尖矛笑道。 「也許‘全知聖母’就在黑鏡裡……」蒙嚥下口水,仰望不遠的黑鏡說。

那面黑鏡像似乎想把蒙吸過去,然而,蒙對黑鏡也有一種莫明奇妙的使命感。

眾人不再發言,讓蒙獨自站在懸空的危梯上思考。

‘異境之物’---世界的禁忌。

連神明也未曾窺視的存在,區區人類豈能妄為?

要冒着毀滅世界的風險探索嗎?

你是誰? 你有甚麼資格?

你能付責嗎?

你------不重要。

因為你只是一個人,盡力發揮人類的可能性…已經足夠。

蒙咬緊牙關,向黑鏡走過去。

「蒙。」此時,一名髮絲如銀月般明亮,皮膚如琉璃般剔透的少女叫停他。

「姐姐,你怎麼來到這裡了?!」蒙急忙從石梯退回陸地,驚喜地迎接姊姊。

「我為你做了一些餅乾及衣服,特意為你送來。」姊姊把一包禮物塞到蒙手裡。

但此時蒙穿着貴珍的白鹿皮靴,背包裡全是山珍海錯,那需要牛皮靴跟硬麥餅?

「太好了!我還想念姊姊你的味道呢!」蒙卻歡天喜地接過姊姊的禮物,更馬上脫下白鹿皮 靴,換上不舒適的便宜牛皮靴。

「少女……你獨自一人來到世界的盡頭?」捧着骷髏頭的綠光男驚訝地問。

「嗯哼,有問題嗎?」少女微笑回答。

眾人驚訝地打量着這個弱不禁風的姑娘。

黑騎士繞着少女走一圈,然後用手指輕掐她的玉臂。

「唉喲!你是幹甚麼呢?」少女吃痛,急忙抽手,白臂上被掐出兩點紅。

「馬基…」蒙同眼神責備黑騎士。

「你沒有裝甲武器,也沒有特異的身體,怎可能通過極地神宮?」馬基質問少女。

「因為…我要找到蒙啊。」少女笑道,似乎沒有經歷大苦難。

「姊姊…我要走了。」蒙握着少女雙手說。

「嗯,做你想做的事吧。」少女無條件支持。

蒙轉身,再次向黑鏡前進。

路走到一半,突然風雲變色,懸崖刮起凜冽強風。

蒙被吹得東歪西倒,不得不趴下來抓緊石梯。

烏雲中打開一個明洞,蒙眼的白袍少年從天而降。

光明洞慢慢變成一隻巨眼,目不轉睛凝視崖邊的人群。

「就是…」

「他……」

「出現了………」

人群嚥下口水,從崖邊退後兩步。

「系統提示:上三真神‧露斯 出現。」

「天空神………露斯……」蒙驚喜交集---上三真神終於現身。

但露斯並沒有說話,也沒有表情,似乎以巨雲眼觀察蒙的一舉一動。

「露…露斯……」蒙謙虛地下跪。

白袍少年沒有回應,蒙眼見時光流逝,決定主動發問。

「敢問露斯…你知道其餘兩位‘上三神’-‘拉洛’跟‘全知’在哪裡嗎?」蒙仰首問。

露斯舉手指着蒙。

「人類…來到‘盡頭’所謂何事?」露斯嘴巴不動,天空卻響起聲音。

「我想親眼見證‘全知聖母’存在。」蒙如實回答。

突然,一波勁風如野馬般撞向蒙,把他撞得失去平衡,摔下石梯。

矮人匠神大驚,馬上在蒙腳下建起石級。

豈料石級剛完成,立即被突如其來的烈風吹成餅乾碎。

「赫法米斯!」塞斯千鈞一髮間召出水球包着蒙,然後火髮大漢手指一閃,蒙的水球被炸成一 團蒸氣,把他安全彈回石梯上。

猶有餘悸的蒙倒在石梯上喘氣,不甘心地抬起頭仍望露斯。

「為甚麼拒絕我……主宰天空的神明……」蒙痛心問。

「未明志者,將被‘原罪’感染。

我將守護天空的純潔,毀滅一切‘原罪’………」露斯冷冷道,天空的雲朵開始扭曲。

「露斯上聖…別厄殺生命的可能性…」金髮美女冒着強風走向崖邊。

巨雲眼慢慢瞇起來,打量美女。

「提勒斯………」天空說。

「你明白生命的可貴,怎容許這小子冒着世界崩壞的危險打開‘異境之門’?」天空問。

「上聖…我們的職責是保護這個世界…但上聖…

我們沒有權利剝奪生命的權利。」提勒斯戰戰兢兢說。

「當他們威脅到其他生命,我們必需出手阻止。」露斯語帶責意,雲眼狠狠地盯着崖上的 人………沒錯---他們就是眾神,跟人類同行的眾神。

「世界安全了!」提勒斯衝口而出,夜神冷笑一聲。

「然後呢?」露神反問。

「既然生命找到安定的相處方式,我們又何苦阻止他們繼續探索這個世界呢?」提勒斯總是站

在生命一方,問。

「重覆的話不必多說。」露斯合起雲眼,喚起更強的風吹走蒙。

但蒙就如蟑螂一樣牢牢抓住石梯,死不放手。

「露斯上聖!」提勒斯大急高呼,光禿禿的石梯竟然長出堅韌的綠草綁住蒙。

火神、水神跟幻神都拿出自己的法器。

雲眼慢慢瞇起來,風暴稍微平息。

「上聖……」提勒斯小心翼翼說。

她如履薄冰,一顆字足以引起天空的戰爭。 「我要求召開‘潘菲安會議’(眾神議會)。」她說。

「喂提勒斯……你別鬧了!」渾身綠氣的冥神立即拉走提勒斯。

「我很清醒…天空上聖‧露斯,只有你可以召開‘潘菲安會議’。讓大大小小的神明全部出現,同 埸對質吧。」提勒斯咬緊牙關說。

「等等,我不同意,我退出!」冥神一起到有機會生靈塗炭,馬上拒絕。

「‘潘菲安會議’將會選出新秩序,新舊神明隨時爆發戰爭,毀滅世界…這是你想要的結果?主 管生命的女神,提勒斯…」露斯故意提起提勒斯的職責,問。

「你對‘全知’好奇嗎?」提勒斯說。

「‘全知’就是自有永有的‘存在’,不審判,不干涉,不過問。身為豐饒女神的你最明白不過。」 天空說。

「你不好奇…‘全知’是如何存在嗎?」此時蒙終於站起來。

「住嘴。」露斯說,蒙立即窒息,說不出話。

「這小子並沒有惡意,單純想闖闖世界,我們經過一番爭論,實在想不出理由拒絕他。露斯上 聖,求求你讓路,給予他一次機會吧。」眾神跪下來,乞求。

「我不冒險。」露斯說,喚起刀一樣鋒利的冰晶暴吹向蒙。

「露斯…我想看看………」蒙竟然能夠開口說話!

露斯收起冰花,瞪大雲眼看着蒙。

「系統提示:獲得 拉洛的祝福。」

蒙的頸被七彩炫光包圍,壓住露斯的‘詛咒’。

浩瀚的天空突然長出無數隻雲眼,它們不停眨,似乎想把地面所有動靜都紀錄下來。

「拉洛………」露斯不斷重覆,眼睛眨得越密。

「上三神‧露斯…你豈不是對拉洛也好奇嗎……」蒙說。

雲眼同時靜止,慢慢望向懸崖外的蒙。

蒙猶如電視前演講的大總統一樣。

「人類....你企圖進入‘異境’的原因。」天空說。

「系統提示:朗讀宣言。」

「我 蒙想見全知聖母!」蒙對着天空大吼,想讓全世界都聽得一清二楚。

良久過後,皺摺的雲朵慢慢平伏,天空也漸漸放晴。

「謝謝你,露斯....」蒙再次站穩腳步,正式走向黑境。

「旅人...你敢以世界作賭注滿足好奇心,你有同等的押注嗎?」露斯突然問,現場再次刮起強 風。

「為了尋得答案,我將獻出自己的性命,並公佈我所學所識,絕不滿足私慾。」蒙大義凜然回 答。

「區區人類何足掛齒?」露斯反駁。

「那麼...我願意———」蒙急忙補充。

「你永遠都不能夠。」露斯冷冷道。

「嗚啊~~~~~~~~~~!」

懸崖上爆出悽厲的尖叫。

「提勒斯!!!」

豐饒女神的皮膚變得枯黃,慢慢失去彈性,臉頰凹陷,金髮也褪成銀白色。

「你做甚麼了?!」蒙大怒,指罵天空神。

「你妄顧人世,我便收回生孕之權,這是對等的代價。」露斯冷靜回答。

提勒斯眨眼間變成老邁的婦人,瘦骨嶙峋。

戰神馬基立即扶着她,生怕她跌倒後再起不來。

「你不可以用未來的罪懲罰現在的人啊!」蒙的怒火燒燙周邊的空氣。

「蒙....不要緊....」提勒斯虛弱道。

「不!我不可能拋下你離去!」蒙急道。

「你不是拋棄了整個世界去冒險嗎?」露斯反問。

「這是兩回事!」蒙氣得牙痕痕,卻不敢跟天空神動手。

「蒙....我會等你回來...別讓我們失望。」提勒斯推開馬基的手,努力站起來。

「但我....」蒙看着好友們,突然不捨。

「不要緊,露斯收起我的神力,但我的身體會慢慢康復,看。」提勒斯伸出手臂,果然,枯黃 的手皮膚漸恢復彈性。

「為甚麼...為了區區一個人類你們要—————」露斯皺眉問,突然被轟了一個大火球。

「別吱吱咋咋!你讓不讓?!」火神的手臂燒起藍火,喝斥。

「...................」馬基放下提勒斯,默默抽出‘九顱大劍’。 露斯看到‘九顱大劍’,立忌三分,四周的狂風馬上收斂。

「露斯!你貴為三上聖,就成全我們吧。」夜神忍不住插嘴。

「.............旅人,別辜負...這個世界。」露斯幽幽道,然後消失於厚雲之中。

天空的烏雲消失,蒙馬上跑回懸崖。

可是石梯立即崩毀,僅餘一足之闊。

「匠神...為甚麼?」蒙知道匠神的建築並不會輕易倒榻,明白斷橋的警告。

「你就去吧。」匠神皺眉,轉身離場。

「矣?」蒙驚覺眾神沒有跟隨自己,反而以黯然的目光遠眺自己。

「去吧,少年。我們只能送到過裡了。」矮小的面具少女,幻之女神亞柏說。

「我們曾說———」蒙大急。

「蒙,去吧。露斯上聖是正確的,身為神明,我們不能任意妄為。跟你旅行的日子很幸福,我 們不會忘記。」提勒斯已經恢復舊日美貌,但臉容總是怪怪的。

任憑蒙說乾舌頭,眾神也不為所動。

最終,他只能孤獨地走向大黑鏡。

「蒙。」此時,冥神阿蒙德拋了一塊小白瓷給他。

「系統提示:已獲得 ?????」

「好好保管。」阿蒙德笑道。

馬基從大劍拔出一顆頭顱,讓火神把它燒成一粒燙手的綠寶石,擲到蒙手中。

「系統提示:已獲得 戰神—奧拉昂的餘火。」

「戰神...奧拉昂?!」蒙驚見神話中第五任戰神的名字。

馬基並沒有說話,只向蒙點點頭。

「系統提示:已獲得 戰神.馬基 的祝福。」

眾神不約而同點頭。

「系統提示:已獲得 水神.塞頓的祝福。」

「系統提示:已獲得 火神.赫法米斯的祝福。」

「系統提示:已獲得 冥神.阿蒙德的祝福。」

「系統提示:已獲得 幻神.亞柏的祝福。」

「系統提示:已獲得 夜神.納特的祝福。」

蒙忍着淚眼,伸手摸向黑鏡。

此時,露斯再次出現在他身旁。

露斯仍然蒙眼,但蒙感受到祂熾熱的目光。

「別忘記...被你遺忘的人..」露斯說。

「系統提示: 已獲得 天空神.露斯的祝福。」

「謝謝你...露斯。」蒙伸手一摸,由黑鏡吸進去,消失在眾人眼前。

「.................」神明間一片黯然。

「別忘記被遺忘的人.....」冥神冷笑一聲,默然離去。

「亞柏,差不多了....」火神拍拍‘提勒斯’的肩膀。

提勒斯嘆一口氣,從滑溜溜的下巴掀起一張臉具。

她竟然是幻神亞柏所變。

「希望...我們的豪賭會成功...」亞柏收回分身,慢慢低頭.....

眾神為堆於草堆裡,被大地抽成人乾的提勒斯的屍體默哀。


得到珍重之物,必將放下重等重要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