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 終焉的審判

「系統提示:真子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查曼德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柑柑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乞丐王子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廢青狼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積狗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月夜神 已加入隊伍。」

「為…為甚麼我要幫你們提行季?」月夜神的背包疊至頭頂,猶如負了整座山在肩膀。

「這樣配上你的十字架武器才像苦行呀。」廢青狼奸笑道。

他們思前想後,覺得馬車雖貴,但騁請車夫上路更貴,故決定到全費購入馬車。

來到市郊的馬車店,草棚下泊滿風格不一的馬車。

有的以木雕裝飾;有的鑲金;有的包有鐵甲,包羅萬有。

「為甚麼馬車要有裝甲?」積狗輕掐鐵皮,發現它半截姆指之厚。

「對!我們要去迪士尼樂園,裝甲有甚麼用?應該選一輛南瓜馬車就最好。」廢青狼嘲笑道。

「各位旅人想去哪兒呢?老夫可以按功能介紹給你們喔。」店主禮貌地說。

「為甚麼要告訴你?」廢青狼立即瞪住店主,打下打量他。

「矣…?對不起…」店主嚇一跳,慢慢後退。

「哇~~~老闆,你藏起好多寶藏呢。」此時柑柑撬開了角落的寶箱,發現裡面存了少舊貨幣及黃金。

「矣!旅者大人,那是我的私人財物。你怎可以————」店主大驚,立即撲過去想關上寶箱。

可是柑柑突然上前,伏在他胸口上。

「讓人家看一下嘛~~~原來你這麼富有~~~」柑柑嬌嫡嫡說,一邊用手指在店主胸上劃來劃去。

「但是姑娘———矣?!」店主發現還有另一個柑柑,她正翻尋自己的寶箱。

「喂,讓你攬我的分身已經值回票價啦。」柑柑的真身不以為然說。 店主想掙開,卻見胸前的柑柑突然變成一圈銀環,套住自己。

「旅者大人,求求你們吧。那是我辛辛苦苦儲下來的錢阿。」店主哀求。

其他人視若無睹,開始隨意參觀。

正當柑柑搜得起勁,木箱輕輕關起來。

她抬頭一望———是查曼德。

「嗯?怎麼了?」柑柑眨着紅眼睛,天真問。

「柑柑姑娘…你長得如此美麗卻做出這些缺德行為,豈不是浪費了你的美貌?」查曼德一臉可惜說。

「我有那麼漂亮嗎?」柑柑按住自己的臉傻笑,胸海過濾了對自己缺德的指控。

「少爺!幫幫我吧!那是我全部的積儲蓄阿!」店主聲淚俱下說。

「柑柑姑娘…念在他年老的份上,放過他吧。」查曼德皺眉說。

「這是我憑自己實力找到的寶箱,為甚麼我要還他?」柑柑大惑不解問。

查曼德一愣,彷彿聽到宇宙大爆炸及量子身理學的理論,捲入無盡的思考旋渦。

「柑柑姊,你就還他吧。」真子苦笑道。

「系統提示:店主‧凱恩 對你好感度+5」

「矣……這些黃金………」柑柑捧住懷裡的黃金,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不捨。

「今次就算吧…我們很需要馬車。」乞丐王子也加嘴。

「哦~~~」柑柑扁着嘴,物歸原位,關上寶箱。

「旅者大人實在太心腸好了。你們看上的馬車算七折吧!」店主握住查曼德及真子的手,感激流涕說。

「我們要上聖山…不知道那種馬車比較適合?」真子問。

「聖山?你們要上奧林匹克聖山?」店主眨眨眼,重覆。

「對…有甚麼特別嗎?」真子好奇問。

店主凝重地吞口水,環顧四周包圍自己的旅人。

「有,聖山乃眾神的住所,你的馬車需要『祭台』,才可以安全駛上去。可是…我只有一輛『祭台馬車』自用……」店主臉有難色說。

「我們必須上山,你可以讓給我們嗎?」真子皺眉問。

「那個………」店主支吾以對。

澎冷~~~~~旁邊馬車的車輪突然粉碎。

「噢…我不小心踩壞了。我要賠幾錢?」廢青狼奸笑問。

「不用了…小意思。我明白了…那台馬車就以3000歐羅或兩塊亞特蒂斯大水晶賣給你們吧。」店主沮喪說。

他在倉庫內拖出一輛特別巨型的馬車。

它有六個輪子,四方露天、車箱內有一個圓石盤,盤中間陷下去。

「我們如何使用這個祭台?」廢青狼跳上去,摸着石盤問。

「我也不知道…我小時侯只去過匠神‧阿希米特的宮門,其餘時間都在山腳兜載客人而已。」店主回答。

「為甚麼你不再上聖山?」廢青狼再次質疑,問。

「因為山路被旅人封了。」店主平淡說。

「……………………」查曼德冷冷看着廢青狼。

「好吧。將行季搬上車。」廢青狼不以然為,開始將背包扔上去。

「你…說得容易…阿…」月夜神一步一艱辛,走過去。

店主仍未收錢,卻不又好意思叫停他們,只好在馬車下著急。

「你看甚麼?幫忙搬阿。」柑柑對他不悅道。

「姑娘說得對!」店立苦笑,開始幫忙搬箱。


「真子…可以付他3500元嗎?」查曼德將真子拉到一旁,問。

「吓?3000元,不是嗎?」真子反問。

「他們打壞了另一輛馬車逼他出讓。太野蠻了。」查曼德瞪着廢青狼說。

此時廢青狼正在車上搬箱,剛好對上查曼德的眼神,向他剔眉挑逗一眼。

二人隔空交火,真子全部看在眼內。

「好吧………」真子百般無奈,掏出餓扁的錢包。


他們打算買馬時驚覺隊伍中沒有翼騎兵,無法使用上等馬匹,只能用一般NPC騎的「運輸馬」。然而,隊伍中只有廢青狼及積狗有駕使執照,所以讓他們來開。

「拉起韁繩,馬兒就停步;搖曳韁繩,馬兒就前進;鞭打加速…不算難!」積狗短短數分鐘就掌握馬車的操作。

真子跟查曼德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

「來,墊着較舒服。」真子找出一塊羊皮,讓查曼德墊着坐。

「不用了。」查曼德拒絕真子的好意,別過臉看風景。

「………OK.」真子不是味兒,安靜地坐在他身邊。

對面的柑柑跟乞丐王子目睹這一幕,交換一個眼神,搖頭嘆息。

「好了~要出發了!」積狗大力鞭打馬兒,馬車隨隨前進,駛向廣闊的世界去。


白境——————

隆……隆隆…………

山頂的彌賽孤兒附突然崩塌半邊,大量鬼魂從破口飆出來。

「到底發生甚麼事阿?!」白境的玩家陷入恐慌之中,站在山下遠眺。

「這裡豈容你放肆?!」一把半人半魔的聲音突然咆哮。 轟隆~~~~一個黑皮人被攆出孤兒院,然後被一條綠色的鞭纏住腳踝,狠狠甩向地面。

大地竟然碎裂,炸出一團白色的星塵!

「為甚麼這裡有物理反應?!」玩家開始熱議起來。 孤兒院又傳來一陣震動…

砰砰砰~石牆上發生三點爆炸!

砰~~~~~~又有三個黑皮人被擊飛。

孤兒院的斷牆上突然站着一個人,她身形修長,皮膚白得像牛奶一樣。她穿着修女袍,可是頭上長着兩隻彎角,屁股冒出一條黝黑的尾巴———惡魔種!

全埸玩家同時冒出一條訊息————

「系統提示:噬夢惡魔‧阿爾蘭 出現。」

「惡魔?!為甚麼白境會有惡魔?!」他們不禁後退。

摔到地面上的黑皮人爬起來,發現村莊內成群驚惶失措的綿羊,開始舞動大刀攻過來!

「哇~~~快跑阿!!!」玩家們頓時尖叫起來,化成一股白潮向四方八面逃命。

「下流的人渣!!!」阿爾蘭突然向孤兒院內抽一鞭,勾起一個純紅色的靈魂。

她將靈魂挫在掌心,然後整條手臂都燃燒起來。

「地獄火!」阿爾蘭向莊內的黑皮人噴出一波扇型烈焰,本來平靜的亡魂之地燒起熊熊大火。

黑皮人抵不住烈焰,蒼忙逃出火焰範圍。

此時有玩家回頭—————驚見黑皮之下,他們是有眼耳口鼻的人!

阿爾蘭再抽出綠鞭,勒住地上爬行的黑皮人。

「接下這些可憐的靈魂吧,阿蒙德—————終焉審判!」阿爾蘭猛力躍起,在空中拔出一個白十字架————

「終焉審判!」她抱住十字架,垂直轟向黑皮人,將它狠狠釘在地面。 其他黑皮人馬上飄走,消失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中。

此時火焰熄滅,但大半個莊子都燻成黑色,唯獨白鐘依然純白。

碎裂的地面不斷冒出白星塵,懸浮在空中。

驚呆的眾人看着惡魔阿爾蘭。

她靜靜地看着眾人,長嘆一聲,然後默默走回孤兒院去。

「這是……甚麼一回事阿?!」